还有一个没完工的燕尾服柒哥
柒哥这没睡醒,就被六七拉了过来,把衣服套上了(:3[▓▓]

明天就要开学了,终于(:3_ヽ)_
再认真,也还是画的乱七八糟的
嘤嘤嘤,不会背景

【原创】病娇

2.

其实苏旖并不知道方晓筠也喜欢着她,只是不敢开口,不敢去面对。对于方晓筠而言,在那个充满着黑暗肮脏的时候,唯独苏旖是一直陪着自己的人。

然后,在她的陪伴下,自己也试着学会笑,学会与人交谈,也因为这样,自己和她也多了两个好友。

但,当她发现有时候,苏旖会在自己不注意时盯着自己(上次偷看苏旖时发现的)这让方晓筠很兴奋。是的,自己并不是单相思,方晓筠有些激动,但是并没有去找苏旖坦白。

她,还需要些时间,因为她的眼神还有些迷茫呢……

随后,她每每与苏旖在一块时,遇见那些“熟人”都会打招呼,并露出那种面对她时的微笑。她想让苏旖彻底的明白她的心,果然,方晓筠看到了她眼中的阴郁和嘴角的冷笑,她成功了。

那天苏旖的绑架,方晓筠知道是她,到后来在屋子中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。

在苏旖和她拥抱的同时,方晓筠看着前方的镜子,露出了并不输于苏旖的眼神和笑容。

真好呢,我们已经分不开了吧,都别轻易放手哦,不然……后果很严重的哦~

其实,这就是两个病娇之间的相互暗恋,相互依存吧╮(╯▽╰)╭

【原创】病娇

1.

对于苏旖来说,方晓筠就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太阳,温暖着她。

但她知道,那个人的好并不是只对自己的,一次次的告诫自己别奢望太多,但是,她的目光总是追随着那个人,注意她的一举一动,以及每一个细节。她知道,自己早就已经中了一种毒,一种名为方晓筠的毒。

想要她只对自己笑,想让她的温柔只属于自己,做那个独属于自己的阳光。

为什么呢?为什么不能只看着我呢?苏旖看着眼前对别人笑的开心的人,有些病态的想。

果然,还是得囚禁着你,你才会只看我一个人呢。为什么要害怕呢?小筠我怎么会害你呢,我可是最爱小筠的人啊。所以,不要害怕我啊。

苏旖抱着眼前瑟瑟发抖的人,笑的一脸满足,倾诉着自己的满口喜欢,告诉她自己是有多么的爱她。

怀中的人停止了哆嗦,伸出手会抱着她,贴着她的耳朵说:我知道你爱我,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了。其实,我也很爱你呢。只是不知道你的意思啊,不过你也是喜欢我的啊。方晓筠笑的一脸狡诈。

苏旖愣了愣,随后用力的抱着怀中的人,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中一般。

寂静的房间中,俩个人影紧紧的相拥在一起,昏暗的灯光下,两人的影子纠缠在一起,分不开彼此。

最近疯狂的迷上了病娇,想了好多谢了这个,不问我逻辑是什么,那可以吃吗?或许下一章写方的镜头勒。突然感觉自己是在作死开坑啊(´-ι_-`),so别抱太大希望(≖_≖ )

为你而疯

苏菱看着蜷缩在地的苏黎,疯狂的大笑着,盯着苏黎的眼神痴迷而有带着些许疯狂。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,平添了许多诡异的感觉。 
 
  
 ——为什么要怕我呢? 
 ——姐姐,我最爱你呢,不是吗? 
 ——呐,为什么要离开我呢? 
 
 
 
 苏黎看着这个样子的苏菱,有些有些陌生和恐惧眼前的人,她本能的想往后退去,但背后那坚硬的石壁,正在告诉她已经无路可退了。更何况,苏黎自己的手,手腕上戴着一个手铐,上面还有一条长长的链子。那链子从床头跟随自己一直到她的所在地,是啊没有钥匙,她哪也去不了。

 

苏菱看到苏黎这个样子,止住了笑声,微微的勾起嘴角,她慢悠悠的来的苏黎面前,蹲下身抱着她。没有理会苏黎因为自己动作而变得僵硬的身体,在她耳边低喃:“呐,姐姐你看,这样你就不能离开我了呢,而我啊,会一直一直陪着姐姐你哟。真好呢,这样姐姐就永远都是是我的。”


轻柔的声音,仿佛情人之间的亲昵之语,但在苏黎听来,却犹如魔鬼的枷锁,让她不能动弹,直至她被这无边的黑暗吞没。她惊恐的抬起头看着苏菱,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阿,阿菱你这样说不对的。”


苏菱冲苏黎甜甜的笑着,说:“没关系的哟,姐姐在这里没有人会打扰我们,没有人会知道我们的秘密呢。姐姐,在这里我会陪着你的,所以,不必担心哦。”


苏黎张了张嘴,那些劝告.指责全部都化作一声无奈地叹息。眼前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妹妹,如今变成这个模样,自己或多或少也有些责任啊。闭上眼睛,苏黎伸出手主动拥住了眼前的人。


——我终究还是心软了。

——你也是看出这一点了吧。

——果然,最了解我的人还是你啊。


苏菱趴在苏黎身上,笑的一本满足。


——我知道就你会心软的。

——那么,姐姐既然你抱住我了,那么就永远永远不要放开哦。

——不然,我真的会为了你疯掉呢!

  

原谅我在神开头,烂结尾的文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(:з」∠)_

ps:标题也是瞎起的哟(๑>ڡ<)☆

依旧是仿画滴,反正画工就这样,怪我咯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哈哈,半夜渣图(๑• . •๑)辣眼睛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【路帕】黑夜

一年后的七水之都一如往常一样热闹。


帕里每天都过着白天被人追债,晚上继续去酒吧消遣赊账的生活。冰山先生的秘书换了一个,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。水之都的人都很奇怪,为什么市长的秘书在那场海啸之后换了一个,而五个工头就只剩下三个了。没人知道,但也没有人去询问,这好像一个秘密永远的埋藏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

帕里依旧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,叼着根雪茄四处转悠着。只是,每天晚上帕里的胸口总是隐隐作痛,而帕里就靠在床头嘴上依旧叼着雪茄也不点。然后捂着心口,眉头紧锁死死咬着雪茄不让自己发出一定的声音。


等到心口不在那么疼的时候,帕里脱下已被汗湿的背心和裤子。简单的冲洗了一下,然后帕里就穿着内裤呈大字型躺在床上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
在帕里睡着之后,一个黑影出现在他床边。来人伸出手,按住帕里紧皱的眉心,揉了揉,直到帕里的眉头不再紧紧的皱在一起时,这才把手拿开。来人移开手却不着急着收回去,那双手顺着帕里的脸直至划到帕里微微张开的双唇上,轻轻地抚摸着。


帕里只感觉嘴角特别的痒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什么移动着,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舔。然后,帕里就感觉到自己的舌头被拉住了。帕里难受的直摇头,却甩不掉扯着自己舌头的东西。


帕里呜咽了几声,唾液顺着合不拢的嘴流了出来。来人目光火热的看着帕里的嘴唇,松开手低下头在帕里的唇上细细舔舐着,直到帕里微微有苏醒的迹象的时候,这才恋恋不舍的抬起头。打开窗户翻了出去,出去时还好心的顺手把窗户关上了。


帕里低吟了几声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


夜晚,真是一个美好的时间呢。不是吗?

【原创】谎言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把自己用带刺的盔甲裹着,一旦被人伤害,我便会用盔甲上的刺保护自己。
我也曾想过以诚待人,但是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勾心斗角,我觉得我每一天都不得不带着一个假面具,不轻易让人查觉我的真面目。
因为我遇到过太多太多血的教训,那些所谓的亲人,朋友上一秒和你勾肩搭背,称兄道弟下一刻他们不知道会在谁面前诽谤你。
我觉得,这样活着很累,与其被人摆控不如放纵自己,让自己活的更加精彩。